主页 > 资讯网站 >你太执着了! >


你太执着了!


2020-06-18

你太执着了!

我一抵达那个小镇,便立刻上了一堂课。

那天中午下大雨,我提了大箱的行李,从车站搭了计程车到旅馆,结果旅馆贴出字条,午休没人,五点才会回来。我到隔壁的眼镜行求助,他们也帮我联络,但就是联络不上旅馆的人。于是,我拖着行李,沿路往下走,很快就发现另一间旅馆,而且有空房,于是就住进去了。之后,也把这件事情给忘了。三天后,那家旅馆的人打电话给我。我们有这幺一席谈话:

「我们等妳等了好多天,妳究竟到哪里去了?」

「啊,你们在等我?」

「是啊,妳不是订了房间吗?」

「可是那天我到的时候,你们都不在啊。我就自己到了这一家旅馆来住了。」

「那妳应该告诉我们啊!我们傻傻地在等妳。」

「喔,对不起,那我现在告诉你,我己决定住在这家旅馆。」

「太晚了,那幺妳应该付我们三天的房钱。」

「付你们钱!?那天下大雨,旅馆里没有人,这是什幺旅馆?你们不会要我在雨中等你们回来吧。」

「小姐,妳现在是在亚尔高,不是在妳自己的国家。」

「是啊,我是在亚尔高没错,但这里是德国啊,又不是在西班牙,难不成还有siesta。」

「这里不是西班牙,是德国,可是妳也要了解,这里是乡下,中午有午休的又不是只有我一家。」

「我不知道德国有午休,而且,我订房时,你们没告诉我。」

「如果我到中国去,为了避免危险,我晚上就不会出门,我都会事先打听好,是妳自己不打听就来了。」

「妳说什幺?在中国出门会有危险,妳这样说,是有民族歧视吗?」

「妳刚才也在民族歧视喔,说什幺这里又不是西班牙,怎幺会有siesta。」

突然就在这一霎那,我想到老师,我想他如果就在我旁边,他会说什幺?我立刻看到自己在动气,觉得这种电话争吵很可笑,我来此是为了修行,我却与为了这种小事与人争吵?我的目的只是不想付三天的费用,并不是要争出什幺真相,而且究竟有什幺真相?于是我软化声音说:「好吧,那我们扯平,我跟妳道歉,不入住我应通知你,好吗?」很意外的,她说:「好,我接受妳的道歉,妳不用付钱。」我们二人和气地结束谈话。以前,我也曾如此与许多人据理力争,但却不自觉,为什幺这一次就自觉了?

这是因为我开始学习修止。因为在无数次静坐后,我看过无数的念头就这样来来去去,有哪一个念头真的留下来了?就算有一两个顽强的念头,老是在心里出现,但也来来去去,不会永远停驻,因此一点就不重要了。

我开始对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有这种不定着的态度,把事情当成心里的念头,来了又走了,什幺也不留下,唯一留下的是我的觉知。

那幺多年来,我为什幺花那幺多时间求道?在西方世界里打转太久,好奇心特别大,我什幺都学。但我逐渐发现,荣格也好,星座学也好,佛洛依德也好,他们可以分析人的心理,可是却不是真正的心灵良药,没有办法真正解决心灵问题。心理分析能解释苦痛的由来,却无法提出对策,人类的最大痛苦就是我们的七情六欲,我们被七情六欲给绑住,贪嗔痴一起,痛苦就来了。但我们看不清,我们以为我们心理有问题。

其实七情六欲可以解脱,当我们是刚出生的婴儿时,并没有这些,所有的七情六欲都是后天的,是由个性和教育造成。我们是在求好心切的教育中长大,我们考七十分,父母问,为什幺没考到八十分,甚至我们考九十分,父母还说为什幺不考一百?我们找到工作,月薪两万,人家说,你为什幺不找个三万的?父母和学校都在教我们恐惧,我们永远不够好,我们的教育并没有教我们如何快乐,如何自在。我们不必永远非得更好,因为我们永远不够好。在我们的社会里,没有人追求平静或快乐,而是要好,更好,有钱,更有钱,有名,更有名。求好心切就是恐惧的开始。再加上与生俱来的担心害怕,我们不断比较,他四十岁了,已经存到一百万了,他五十岁已经是总经理,我却还未升到副理......。张爱玲说,成名要趁早,我己经不小了,却尚未成大名......怎幺办?

我们的社会有很多的约定俗成,我有了一栋房子,银行里有些存款,我就会快乐的多?我每天吃维他命,每週跑步两三次,这样就会很健康?也许吧,维他命多吃也反正无害,而且真的在动,也不错。其实却未必,殊不知焦虑才是健康最大的剋星。

以前也听过几百次「不要执着」,这话已经变成大家的口头禅了,甚至连续剧的口白。但是,我以前并没有真的懂。执着,就是我执心,而什幺是我执心?

我现在的理解是,只要被任何想法绑住,定于任何一个念头,就是我执,比如说,我非要有钱,或是非得要有车开不可,甚至,有时就是非要吃一碗牛肉麵不可,就是我执。我开始理解这一点,是从修止开始的,因为静坐时,有万种念头升起,消失,升起,消失,但我们知觉。我们一旦不知觉,跟着念头不知走到哪里,那就是我执了。所以,所谓不执着,不依附,就是说,我可以做所有的事情,要所有的东西,但并不是非要不可。当我们非要什幺不可的时候,就是我执。

「你太执着了」,不是谁太执着了,而是谁对念头紧紧抱着不放。我们被念头绑住,却不自知。

为念头创造空间

找到更多空间,这就是我期待自己对人的处事态度。我希望我能有更多幽默感。

措尼仁波切也教过我,在日常生活里可以有很多的先行(preparation),最简单的,我们都听过的老生常谈,喝茶的时候喝茶,走路的时候走路,吃饭的时候吃饭,睡觉的时候睡觉。我们走路时,脑筋一大堆念头,工作时想睡觉,睡觉想工作......就像禅宗和尚说的,一般人吃饭时百般需索,睡觉时又百般计较。在日常生活上用心,要念念分明,那就是日常修止(post shamata)。

摘自《无条件的爱》

Photo:mendhak, CC Licensed.

你太执着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