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资讯网站 >奥运志工(上)‧林春海‧宣传大马旅游 >


奥运志工(上)‧林春海‧宣传大马旅游


2020-07-01

奥运志工(上)‧林春海‧宣传大马旅游约200多名申请前往中国北京奥运会担任志工的大马人中,只有区区10人有机会中选成为志工,而38岁的林春海医生,就是其中一名中选的幸运儿。曾经5次到访中国的林春海,精力充沛,冒险精神十足,对于中选成为志工,他初时感到难以置信,不过,随着接获附有签证的通知书及购买机票后,他总算放下忐忑不安的思绪,并开始期待这趟相信是他人生中意义非凡且最特别的旅程。对于有幸被挑中成为奥运志工,林春海的心是雀跃不已的,他和另外9位志工,除了主要任务外,也将背负着代表马来西亚旅游局到国外宣传大马的使命,与各国代表交流,带动国家旅游业。“我们準备在奥运场合中,看到外国人就顺便派送大马旅游局的宣传册子、光碟及胸针。”曾经数次踏上神州土地的春海,对于中国的人文历史和山水景色有着莫明的眷恋,不过,自从中国今年来发生了数项如雪灾、汶川地震、西藏暴动等灾难后,让他对这美丽的国家起了恻隐之心,因此希望能有机会为中国作出小小贡献。“当时看到新闻后,我恨不得立刻到中国协助救灾,只是当时没有找到机会。现在机会出现了,就算贴钱也值得去。”来自哥市古林村的春海透露,为了这次的奥运会,中国到国内及世界各地召募了约7万名志工,所以,不论是否中国人,都应该为全世界的奥运贡献一份棉力。“虽然要自己付费,但还是教人感到兴奋的,因为这并非有钱就买得到的经验。”另外,他也视这次能与更多“地球人”交流为绝好机会,因为世界各地的运动选手、志工及游客到时会集中在同一个地点,他就可以凭着流利的三语,与更多人交流。志工没有工作限制他表示,虽然收到的通知书里注明他的志工工作是“形象警官”,但信内没有叙述详情,以致他到目前还不晓得这个组别的服务信质。提到医生职业可能是中国奥运会挑选他为志工的条件之一,春海立刻否认,并表示早前在吉隆坡与其他9名被录取的志工开会时,发现他们的职业包括学生、会计师,领队或导游,因此相信录取对象都包括各行各业。“申请志工的条件限定是不能超过45岁,与职业没有太大关係。”不过,他也庆幸当年到巴基斯坦留学,以致到现在他仍记得说当地语言。他得意的说,“我看印度戏不必看字幕哦!”在巴留学孤单过新年林春海在1988年中五毕业后,一心想攻读医科,由于经济能力欠佳,他唯有选择到比大马更贫脊的巴基斯坦学医。他当时是在没有同学、同乡随行下,单枪匹马上路。由于每年只能在五六月夏季假期才能飞回大马一次,所以春海在留学的前3年都是孤单地渡过农曆新年。在巴国第4年,他认识了当地一些华裔,因此得已和大伙一起欢庆佳节。他发现,当地华裔在每年除夕夜都会到五星级酒店吃饭、跳舞至通宵,如此的“庆祝”方式让他感受不到佳节的气氛。过后,他向当地华裔献议,由他指导舞狮,以增添新年热闹的气息,没想到驻巴国的中国大使馆隔年即申请了一套舞狮器材,包括舞狮服装、狮头及笑佛面具,让他兴奋了好久。1分钟解乡愁90年代初期,手机在大马并不普遍,更遑论巴基斯坦这落后国家,至于停电,在巴国更是常有的事。林春海说,有一次考试期间偏遇大停电,他不得已,只好走出宿舍寻求协助,结果在马路上看到电源镇公司的维修车时,他想都没想就上前拦截,要求对方优先处理自己住宿地区的电源。他表示,当时最苦的还是每个月只有一天可以和家人联络。那一天,他必须排长长的队伍购买固本,以便和远在大马的家人聊那仅有的1分钟电话。“所有的问候都必须在1分钟内解决,因为电话费太贵了,有甚麽要求也只能在那时向家人提出。”父母支持8年学医林春海说,在巴基斯坦读医的日子,现在回想起来却是苦中带甜,而他唯一觉得愧疚的是,即使当年父母不捨得他到遥远且陌生的国度求学,但却不曾阻挠他的梦想,反而是他莫视父母的担心,狠下心肠离开父母长达8年的时间。不过,目前与妻子育有一对子女的他,已深深体会为人父母的苦心,并表示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孩子到危险的国家去。毕业回国至今,他一直留在家乡吉兰丹州哥市中央医院服务,除了回馈社会,也希望弥补为人子的孝道。他目前在小儿科部门任职,同时也在进修假面具士学位及进行临床实验。自费当志工机会难求赴京当奥运志工,除了在职期间享有免费交通、食物及服装配备外,住宿及来回机票却要自己负责。不过,乐观的林春海说,幸好马航赞助他们5张机票,他们10名志工只须平分另外5张来回机票的价格就好了,这让他们每人省下3000令吉。“住宿地点是在奥运村附近的大学,听说收费每天是10至20令吉,相当便宜。”无论如何,他强调,即便是自费当志工,他认为也是非常值得的,因为机会难得。如果本届奥运是在美国举行,他相信本身未必有这个参与机会。“如果奥运会在美国进行时号召志工,我也会提出申请,但却不会像现在到中国那幺积极和兴奋。”他坦承,这多少与他当年留学巴基斯坦时,趁学校假期走一趟丝绸之路的情意结有关。“那时我是独自上路,乘巴士停停走走的,花了两週才完成当年唐三藏、马可波罗走过的路,那种愉悦的心情非笔墨能形容。”后来,他试过独自背包游内蒙古和万里长城。今年5月,他带了一家大小到香港旅游。对于至今才3个月又将再次踏足中国,他觉得平时旅游时吸取的经验,现时正好派上用场。/副刊‧报导:符美平‧2008.08.1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