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资讯网站 >文创.爵士现场.那些音乐那些癖好 >


文创.爵士现场.那些音乐那些癖好


2020-07-12

收藏欲的养成,林怀民应该负上一点责任。16岁时读了《飙舞》,里面有句话:林怀民说,他年轻时不知要成为什幺,只知道他要在住处堆满唱片和书。就这句话,我也身体力行,了这愿望直到今天。有一回,我妈站在我的唱片架、书架前感叹:如果这些都没买的话,可能两间房子都买了……


特约:郑泽相

文创.爵士现场.那些音乐那些癖好我听说好多朋友听音乐的过程都是从摇滚听到爵士再到古典,我也不知道为什幺,我是从古典听到爵士,最后才到摇滚,而且口味越来越狭窄。

我少年时代音乐口味的养成,大部分是来自书和杂志。学校图书馆陈列的音乐、电影、美术杂志,成了我通往异世界的窗口。那些名词我不需用功就可背起来:后现代主义、高达、装置艺术、柯川、肖斯塔科维奇、蒙太奇……翻阅着文字,脑海中在想像着音乐应该是如何响起的?或者这长镜景深看起来应该是什幺样子?

许多对音乐或电影的文字描述,我拼命读着记着,多年后才有机会听到。村上春树小说《国境之南,太阳之西》中伴着岛本身影出现时的背景音乐——Duke Ellington和Billy Strayhorn作曲的Star Crossed Lovers,我只有在反覆重读小说后,才知晓那旋律是怎幺一回事。

在着迷音乐的十几岁,几乎将视线可见的音乐书籍读得干净,记得学长送的两大本大块头,中国出版的《CD圣经》上下红蓝两册,我像圣徒检视圣经般,每天夜里都读上十几条条目,将里面提到的古典音乐事迹、作曲家曲目、乐器几乎都记下来;在未来的日子里,慢慢将脑中储存的文字和找到的乐音相结合,渐渐建构出比较全面的音乐认知。

看唱片目录最令我口水流满地;购物欲、收藏癖就这样培养起来了。我绝对了解,也感同身受那种恨不得可将所有看到的唱片都买下。昨日和今天没两样,今天比较危险的是在网上购物,一不小心就点点点买了不少;以前看唱片目录则没办法全买下来,因为我们的市场需求不够,很多目录上面的唱片都没有货源。不过,这不阻碍我津津有味地翻阅目录,看演奏者看封套设计看曲目编排,看得不亦乐乎。

收藏欲的养成,林怀民应该负上一点责任。16岁时读了杨孟瑜《飙舞——林怀民与云门传奇》,里面有句话:林怀民说,他年轻时不知要成为什幺,只知道他要在住处堆满唱片和书。就这句话,我也身体力行,了这愿望直到今天。有一回,我妈站在我的唱片架、书架前感叹:如果这些都没买的话,可能两间房子都买了!嗯,我不是不赞同的。

文创.爵士现场.那些音乐那些癖好看唱片目录最令我口水流满地;购物欲、收藏癖就这样培养起来了。我绝对了解,也感同身受那种恨不得可将所有看到的唱片都买下。容易坠入爱河的初衷

我听说好多朋友听音乐的过程,都是从摇滚听到爵士再到古典,我也不知道为什幺,我是从古典听到爵士,最后才到摇滚,而且口味越来越狭窄。第一次听到了Jimi Hendrix的电吉他,我就迷上了,开始收集他的专辑,沉迷在他的音响世界里,对他的种种事迹总着迷不已;甚至对好多其他吉他神人不屑一顾。

我总觉得一来就听最好的,就像放一把火烧掉整个平原,什幺都没剩下。60年代的摇滚天团,除了The Beatles让我着迷不已,Janis Joplin的一张现场录音唱片也非常喜欢,Led Zeppelin的前四张专辑,Bob Dylan的第一二张专辑,Eric Clapton的The Cream还有一点听头之外,其他的乐队我听不下去了。

什幺The Doors、Deep Purple的,对我来说玩弄文字多过音乐内容;将摇滚变成潮流的功臣之一The Rolling Stones的写手们,大多是英文系毕业的白人孩子,他们懂得XXX?不过这样说话下去一定有得好吵架的。我就是狭窄。

经得起时间考验的音乐,在我的清单里面不多,或许也年纪的关系,或许也是周遭的变化,或许心境进入另一个状态,要思量的事情,要关心的人们,已不是我独自塞上耳机就可关掉的世界。唱片还是不时会买,网络上杂志上还是不时追听最新的音乐,要碰上那个100%的声音,已不像以往那幺直接那幺动容。我也明白自己的音乐触觉在多年磨练后,自然变得更挑剔更专业;不过还是很庆幸,曾经有过的青涩,那个容易受到感动的时光,容易坠入爱河的初衷。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