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发明高新 >从《双城故事》看分手的两种姿态 >


从《双城故事》看分手的两种姿态


2020-06-17

从《双城故事》看分手的两种姿态

爱情里的每个阶段,都是一门学问,诚如一个慢跑选手,要在每个不同阶段调整配速、顺畅呼吸──如果说一段感情的「开始」需要一些勇气、一些冲动,交往过程中的相处需要经过磨合、经过学习,那幺感情的「结束」,是否也其实是每个人必须学习的重要课题?

而透过《双城故事》的JO(曾珮瑜饰演)以及李念念(陈怡蓉饰演)这两个女孩的「分手」故事,能让你看见分手的另外两种姿态──不那幺悲鸣、不那幺哀戚、不那幺呼天喊地、也不那幺心如死灰。

从《双城故事》看分手的两种姿态

‧JO:爱是一种彻底的燃烧殆尽

JO在《双城故事》里,无非就是热情、奔放,且又诚如天明(温昇豪饰演)所云,非常「OPEN」的代表,美式作风、洋派思想的她,特别是面对感情,其实从第一集那场「分手的激情戏」,就见其端倪。

或许站在台湾人相对比较保守、传统的角度,会对第一集这大尺度的激情戏感到措手不及,更遑论这两人还是「濒临分手」的感情状态。当Chris(黄志伟饰演)一次又一次反覆问着JO ’’Do you love me?’’ ,却始终无法得到除了亲吻、娇喘以外的更多回应时,儘管是激情到让人有点脸红心跳的画面,却也让观众看到了感情的终点。

从《双城故事》看分手的两种姿态

叶天伦导演说,有别于大家既定印象中的偶像剧,希望能够在《双城故事》里呈现更真实的感情戏──或许透过JO这个角色的描写,就更体现了导演的话。即便是在即将分手时,或许比起留下种种刻骨铭心的浪漫回忆,用身体更轰轰烈烈地去记住对方,让自己的爱彻底燃烧殆尽,不留下任何余烬;但同时,却也不免让人思考,JO是不是透过性、在确定自己的爱呢?当她对这份爱情已经动摇、茫然且不确定时,她自主地、勇敢地、热情地去寻找答案,而当她确信之后,便果断地Say Goodbye。因为她更清楚明白,这不是她要的爱情。

从《双城故事》看分手的两种姿态

‧念念:学习潇洒放手的生命课题

念念的分手,是竭尽全力地将自己与对方划开间距,那10382公里的距离,终究让两人的心隔着有如一座太平洋的宽度,远得朦胧、看不清,却也在真正清晰的那一刻宛如当头棒喝般明白,那些曾经内心产生过的不安、纠结、疑惑,原来这就是答案。

观众不会忘记在离开维胜家之后的念念,是怎样的魂不守舍,诚如RYAN(黄柏钧饰演)对她的担心,像是灵魂被搁浅于岸,而她的肉身却随着浪涛载浮载沉。或许那是一种耗尽所有力气的证明──因为她把最后的爱,冶炼出一个最洒脱的自我,离开、放手,一气呵成、不容中断,因为只要参杂任何一点其余的私心与念想,甚至只要混入多一点点的期待,那幺,就无法是后来那个她所期待的自己,无法优雅转身。

从《双城故事》看分手的两种姿态

十年的感情,终究有不甘、这般的结局也注定痛彻心扉,但是念念选择在对方心底,留下另外一个样子,也许有点逞强、兴许太过勉强,可是终究念念还是成功了。因为当她选择好好画下句点的同时,才能够真正的重新开始,或许带着遗憾,但起码能不带眷恋地继续前行。

从《双城故事》看分手的两种姿态

爱情戏历久不衰,永远、都有充满新意的故事可以创作,或许正是因为它有太多种样子、太多种姿态,随着时代变迁、现代人价值观的转变,不同方式的开始、不同样貌的结束,排列组合成每一段与众不同且「客製化」的爱情。

从《双城故事》里,我们看到了两个女人从爱中得到的成长,她们都曾经走过爱情的每一个阶段,从开始、到结束,从中跌跌撞撞地寻找自己想要的爱情,也在每一次的经历中学习、成长,就像每一个我们一样。或许,这样的共鸣,正是《双城故事》之所以那幺迷人的原因。

上一篇:
下一篇: